星途高管變動背後:多年銷量表現平平,奇瑞衝高未見收獲
2022年06月22日 18:34來源:網絡整理作者:爱游戏体育官网入 閱讀量:155

  近日,奇瑞旗下高端品牌星途汽車進行了人事調整,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獲悉,葉磊不再擔任星途汽車營銷中心總經理,黃招根接棒成為星途掌門人。星途汽車營銷中心執行副總經理、副總經理等崗位也進行了調整。6月20日,奇瑞汽車相關人士對記者表示:“此次人事變動是因公司戰略需要。”

  人事變動背後是星途汽車誕生3年後銷量表現平平。根據奇瑞控股最新銷量數據,今年前5個月,星途汽車全球銷量約為1.6萬輛,同比增長59.7%。作為對比,同樣是自主車企高端品牌的領克在2021年銷量已約22.1萬輛。

  “星途汽車的問題究竟出在哪裏,很難直接給出結論。一個品牌沒有達到預期目標,背後的原因是複雜的。產品、營銷甚至內在的思維和製度都是影響品牌發展的重要因素。”6月21日,一位不願具名的汽車專家對記者說。

  人事變動或為銷量買單?

  根據星途汽車公布的人事變動,有4人發生了職位變動,葉磊不再擔任星途汽車營銷中心總經理,奇瑞汽車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、奇瑞營銷公司執行副總經理黃招根將兼任這一職務。此前,葉磊主要是在東風係任職,未來是否還會留在奇瑞係,奇瑞汽車相關人士告訴記者並不知情。

  另外,李東春不再擔任星途汽車營銷中心執行副總經理,聘任為奇瑞營銷公司副總經理;錢雄鬆不再擔任星途營銷中心副總經理,聘任為製造中心副總工程師;苗剛不再擔任星途營銷中心副總經理,聘任為產品開發管理中心副總工程師。

  按照奇瑞方麵的說法,此次人事調動源於公司戰略需要,但業內有觀點認為,此番調整主要是與星途汽車的銷量表現有關。2022年,星途汽車曾提出“要在2021年的基礎上,在品牌銷量、渠道、品牌力和利潤四大維度實現Double(雙倍)突破”的目標。但最新數據顯示,今年5月,星途汽車銷量僅為3861輛;今年前5個月,星途汽車累計銷量約1.6萬輛,距離上述目標仍有一定距離。

  從具體的人事任命情況來看,此次星途汽車的人事調整的確集中在市場營銷層麵,尤其是錢雄鬆和苗剛兩位負責營銷業務的高層均回歸了技術崗,而負責奇瑞品牌營銷業務的黃招根則成為星途汽車新的“掌舵者”。

  公開資料顯示,黃招根早在2000年就入職了奇瑞,曾短期跳槽至哪吒汽車,但又在2018年下半年回歸奇瑞,並擔任奇瑞公司營銷中心執行副總經理。近兩年,黃招根主抓奇瑞銷量,該品牌的銷售成績也自2019年開始不斷回升。

  星途需補齊營銷短板

  不過,黃招根的到來能否拉升星途汽車的銷量還未可知。

  因為自2019年第一款車上市後,星途汽車一直表現平平。2019年~2020年,星途汽車銷量分別約1.4萬輛、1.8萬輛。盡管2021年星途汽車銷量出現了105.6%的年度增幅,但由於前期基數較低,全年銷量仍為3.7萬輛。

  作為對比,一些自主車企的高端品牌或高端產品在銷量表現上略勝一籌。其中,長城汽車魏牌2020年、2021年分別實現了7.85萬輛和5.84萬輛的銷量;吉利汽車領克品牌2020年、2021年銷量分別為17.5萬輛和22.1萬輛。

  “橫向來看其他自主車企的高端品牌,吉利因為收購了沃爾沃,這一舉措在技術和產品層麵都給予自己的高端品牌更多支持。而長城確實有很大的研發投入,也有魏牌、沙龍等多個高端品牌一同試水。他們的高端之路也不容易,都是在摸索中前行。相比較而言,奇瑞雖然有技術沉澱,但產品沒有給人眼前一亮的感覺。” 上述汽車專家說。

  某谘詢公司的汽車研究員則告訴記者,營銷也是星途汽車的一大短板:“星途汽車一直在強調自己是高端品牌,但沒有做太多的品牌價值傳播。在產品同質化的時代,隻強調產品和技術本身是不夠的,產品還需要賦予消費者品牌吸引力和認同感。星途汽車在品牌的打磨、營銷工作和資源投入方麵還需要再下更多功夫。”

  上述汽車專家還認為一個公司是否有足夠的市場化能力、是否有創新精神,這些內在的製度和思維也會影響品牌的發展方向,星途汽車在這些方麵也需要進行調整。

  正加速新品導入

  事實上,自誕生開始,星途汽車就承載著奇瑞第三次“衝高”的夢想,在奇瑞汽車董事長尹同躍的規劃中,“捷途是斯柯達,奇瑞是大眾,星途則是奧迪”。

  “在奇瑞的各個板塊中,奇瑞品牌的盈利能力最好,星途汽車則處在虧損鏈比較靠前的位置。”上述汽車研究員告訴記者,星途汽車雖然不易,但品牌高端化是車企不得不做的事。

  為此,星途汽車正在努力打破現狀。




Baidu
map